24 August, 2021

为当贴吧吧主一男子向员工行贿宝马X5汽车

为当上百度贴吧吧主,北京男子张维,向时任百度贴吧事业部资深产品运营师、产品运营经理薛飞,行贿了3万元人民币现金,以及一辆价值超过70万元的宝马X5系列汽车。

因此,张维一审被判犯对非国有工作人员行贿罪,处有期徒刑1年,缓刑1年半;而薛飞则被判非国有工作人员受贿罪,处有期徒刑1年半,缓刑2年。

值得一提的是,此前的2018年,薛飞从百度在线网络技术(北京)有限公司(下称:百度)主动离职,跳槽到北京字节跳动科技有限公司(下称:字节跳动)后,百度以他违反竞业协议为由将他告上法庭。

北京市海淀区法院后判决,薛飞向百度公司返还竞业限制补偿金21.63万元,并支付违反竞业限制义务的违约金55万元。

薛飞,1982年10月6日生,户籍在北京市朝阳区。2013年4月,入职百度公司。曾任百度贴吧事业部资深产品运营师、产品运营经理等职,他负责的工作内容包括制定、审核吧主上任及卸任等规则。

检方指控,在2016年至2018年之间,薛飞利用职务之便,为张维当百度贴吧的吧主提供帮助。为此,2017年,张维送给薛飞人民币现金3万元。随后,张维又以分期付款的方式,送给了薛飞一辆宝马X5系列的越野车。

截至2019年4月案发之前,张维以首付款及向薛飞妻子陈瑶账户转账的方式,支付了70.21万元。

2019年4月19日,警方以了解薛飞的汽车剐蹭事宜为由,将其约至公安机关。

两天后,即2019年4月21日,警方将薛飞及张维传唤到案,予以羁押。不过同年5月29日,二人均获得了取保候审。

北京市海淀区法院在判决书特别提到,张维是在“犯罪以后主动投案,如实供述自己的罪行”,因此“系自首”。

“贴吧的创意来自于百度首席执行官李彦宏:结合搜索引擎建立一个在线的交流平台,让那些对同一个话题感兴趣的人们聚集在一起,方便地展开交流和互相帮助。贴吧是一种基于关键词的主题交流社区,它与搜索紧密结合,准确把握用户需求,为兴趣而生。”

网民们可以根据一个人名(比如明星)组成一个贴吧,也可以根据一个事件,一部电影或电视,一款游戏,一家公司,一个城市,分别组成不同的贴吧。

贴吧的吧主是一个贴吧的管理者,其权力包括:吧主拥有百度贴吧提供的吧主吧务管理工具的使用权;对吧内的不良内容和用户,有权删除、封禁和拉黑;有权组建吧务管理团队,并任命、考核与罢免管理团队成员。

2021年7月18日,一位百度的原资深员工告诉经济观察网记者,在一些大的贴吧,如某某明星的贴吧,也比如因为恶搞嘲讽而兴起的“李毅大帝吧”,其吧主的现实影响

力可以非常大,既可以成为某个领域的意见领袖,也可以在一定程度上左右现实生活中事态的进展,“而且有些贴吧是有内容营销作用的,买吧主来当,类似于这几年的买热搜关键词营销。”

值得一提的是,在这桩刑事案件发生前后,2019年,薛飞与百度还有一场关于竞业限制的民事官司。

2013年4月,薛飞入职百度公司。2016年,薛飞与百度续签《劳动合同》,期限是自2016年6月30日起至2019年6月29日止,双方约定了保密和竞业限制条款。

2018年9月7日,薛飞从百度离职,并于当日签署了《保密及竞业限制义务告知书》,载明薛飞的竞业限制期限为2018年9月8日至2019年9月7日,百度公司每月向其支付24030元的竞业限制补偿金,并将代扣代缴个人所得税。

离职之后,百度按照约定向薛飞支付了竞业限制补偿金;至双方兴讼之前,共支付了9个月的竞业限制补偿金,税前共计约21.63万元,税后约为19.20万元。

百度公司称,他们在2018年10月至11月间,发现薛飞并没有遵守竞业限制协议,而是跳槽到了拥有今日头条、抖音等产品的字节跳动公司。

百度“提交了2019年1月28日、2019年2月26日、2019年3月21日、2019年3月26日、2019年4月16日其拍摄到薛飞前往字节公司办公场所的视频文件、照片予以证明。视频显示薛飞进入了标有字节跳动标识的办公场所”,“亦提交了EMS快递单,显示于2019年5月8日向薛飞快递了文件,地址为北京市海淀区海淀大街27号天使大厦5层,单位名称为字节跳动公司,该快递单显示已签收”。

在诉讼中,百度还提交了“百度今日头条竞争”的网页打印件、“今日头条进军搜索引擎挑战百度”的新闻网页打印件,以及字节公司起诉百度公司不正当竞争的起诉书,以证明两家公司之间确实存在竞争关系。

因此,百度认为,薛飞在2019年9月7日离职后即入职字节公司,违反了竞业限制义务。

百度提出,薛飞应向百度返还及赔偿约113万元,这包括支付违反竞业限制义务的违约金865080元,返还竞业补偿金216270元,支付违约保密业务赔偿金5万元;并要求薛飞继续履行保密义务。

薛飞承认,他在2018年9月下旬入职了字节跳动公司,但于2019年4月底从字节跳动公司离职——如前所述,2019年4月21日,薛飞因为涉及贴吧吧主的贿赂案件,已被警方羁押。

对于返还的竞业限制补偿金,薛飞认为应按照其税后实际收到的金额计算,即约19.20万元。对于违反竞业限制义务违约金一节,百度是主张按照《劳动合同》的约定,以竞业限制补偿金的三倍数额支付违约金,即865080元;薛飞称其不了解《劳动合同》的违约条款,且该违约金数额过高,请求法庭酌情调整违约金数额。

在该次诉讼之前,双方实际上已经在北京市劳动人事争议仲裁委员会进行了仲裁。

一、薛飞按照《劳动合同》约定继续履行保密义务;二、返还百度公司已经支付的竞业限制补偿约19.20万元;三、支付百度公司违反竞业限制违约金55万元。

薛飞继续履行《劳动合同》约定的保密义务,并向百度返还竞业限制补偿金约21.63万元,以及支付违反竞业限制义务的违约金55万元。

2020年,互联网反腐高潮迭起,查处的贪腐案例创历史新高。字节跳动案例少,贪腐数额可不少;百度“老人”经不起诱惑;腾讯PCG事业群是贪腐重灾区。

2月24日,快手前副总裁赵丹阳,因收受贿赂“数额特别巨大”,在离职之后被逮捕,互联网公司又一位大佬锒铛入狱。

据豹变不完全统计,2020年腾讯、阿里、百度、美团、滴滴等互联网公司公布的贪腐案例超过200起,是互联网反贪行动中,案例最多的一年,不仅涉及高管,更有基层员工参与贪腐,涉及金额高的多达千万元。

2020年4月21日,百度前副总裁韦方被内部通报涉嫌贪腐犯罪,已被移交公关。这是在百度下马的第四位副总裁。2019年,在百度高级副总裁向海龙离职后,韦方成为百度搜索公司的新增监事。

百度的副总裁职位一向是高危职位。在韦方前,百度曾有王湛、李明远和曾良,皆因经济问题去职。

曾良与韦方的渊源颇深。2015年,两人一同入职去哪儿网。但2年后,曾良被宣布在担任百度大客户(KA)销售部总经理期间,违规给某KA渠道代理商提供帮助,并从该渠道代理商融资过程中谋取私下利益,构成严重违纪。

就在曾良离职的前一年,曾被称为“百度太子爷”的李明远被人举报存在经济问题,百度在通报中提到,李明远在收购项目时,与被收购公司负责人有私下巨额经济往来。在其所管理的业务范围内,与某游戏合作伙伴的负责人有私下巨额经济来往。这被人看作是“贪腐”下马。但李明远并不承认贪腐,并在朋友圈回应,“经济往来并非不正当经济往来”。

事实上,九年时间里从实习生攀升百度副总裁的李明远一路顺遂,一度被看作百度接班人,但在2016年,李明远负责的两个部门业绩不佳,导致李明远降级,这被看作是李明远将离职的先兆。

同一年,被称为“百度推广之父”的王湛被悄悄开除,开除原因里只写了“违反职业道德、损害公司利益”。被人注意的是,2014年8月,王湛的直接下属、游戏事业部总经理廖俊,就因“违反职业道德、损害公司利益”被开除并移送司法机关。

版权声明:以上内容为《经济观察报》社原创作品,版权归《经济观察报》社所有。未经《经济观察报》社授权,严禁转载或镜像,否则将依法追究相关行为主体的法律责任。版权合作请致电:【-1260】。

2003年从业迄今,近年来专注于涉及公共利益的,经济、法治、环境、健康类新闻题材的调查报道。

更多精彩尽在这里,详情点击:http://syboif.com/,阿森纳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