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 May, 2021

托特纳姆的怒火

就在伦敦迎来奥运会倒计时一周年的时刻,托特纳姆的年轻人给伦敦奥运会送了份“大礼”,向全世界展现了另一番“火光冲天”的英伦风采。

没错,奥运不奥运的,与这些被遗忘的年轻人以及这个失落的街区毫不相干。尽管坐上地铁,从托特纳姆到伦敦不过20分钟,但却是两个截然不同的世界。这里看不到英国人的贵族和绅士风度,也没有繁荣的金融业,炫目的写字楼。这里随处可见游手好闲的年轻人,他们没有接受高等教育,卡梅伦新政的“断奶”让他们无法维系依靠失业保险金的生活。卡梅伦首相痛斥,“那些拒绝工作的家庭寄希望于纳税人能无止境地资助其生活方式的想法是错误的”。

打江山容易守江山难。卡梅伦所领导的保守党好不容易把工党挤下了首相宝座,当然得做出点成绩来,于是,卡梅伦为了减少财政赤字,大幅削减教育经费,学费的上涨将不少低收入群体(主要是有色人种)的子女给挤出了校门。他们没有学上,也没有体面的工作,现在连失业保险金都泡汤了。

就在这个当口,
更多精彩尽在这里,详情点击:http://syboif.com/,托特纳姆队一向被年轻人所厌恶的“条子”枪杀了29岁的黑人男子马克·达根。于是,这些十多岁的年轻人立刻聚集了起来,在当地警察局门前抗议,警察和年轻人长期以来的不和最终让这场和平抗议演变为英国20世纪80年代以来最严重的骚乱。骚乱迅速蔓延到伦敦以外的伯明翰、利物浦、诺丁汉和曼彻斯特等多个城市。这些被遗忘的年轻人像暴力电影里那样戴着帽子,蒙着脸,抄起了家伙,点燃了街边停靠的汽车,冲进了珠宝店,挫败许久的他们仿佛迎来了久违的狂欢。

托特纳姆的怒火把在意大利休假的卡梅伦也给逼了回来,1.6万名警察倾巢出动,800多人被捕,其中最小的年仅11岁。在防暴警察的坐镇下,伦敦的骚乱逐渐平息,但是外地城市的骚乱依然在继续。

伦敦骚乱的平息并不会让伦敦就此松一口气,因为年轻人的教育和就业问题依然没有解决,托特纳姆所在的哈灵盖区的儿童贫困率依然在伦敦居第四位,近一半的儿童都生活在贫困线以下,年轻人和警察之间的矛盾也并没有化解,种族和文化冲突也依然根深蒂固。

大曼彻斯特警察局助理局长休恩这样说道:“罪犯们今夜满城奔突,骚乱规模创30年之最,他们没有抗议口号,纯属犯罪,他们羞辱了整座城市。”

果真如此吗?恐怕不尽然。他们虽然用不恰当的方式泄了满腔怒火,展示了伦敦的“阴暗面”,但他们的怒火羞辱的不仅是这座城市,也是贫富分化日益严重却熟视无睹的英国。 就连卡梅伦也亲口承认,骚乱表明英国社会在某些方面“生病了”。

当然,“生病”的不仅仅是英国,陷入债务危机的希腊、意大利领导人对于削减财政赤字的期待都将极大地冲击被慷慨福利宠坏了的欧洲人。下一场骚乱会发生在哪?都有可能。

对于当权者而言,除了盲目地追求竞选的政治资本,也得对那些失落的人群多点关怀,而不是一味地与清理。至少在用防暴弹和高压水枪面对子民的同时,不妨想想:是谁把他们逼成了“罪犯”,他们在道德丧失的边缘摇摇欲坠时,又有谁会伸出手拉他们一把?

防暴警察全副武装收拾着骚乱后的残局。多年来,托特纳姆一直是个“被繁荣遗忘的城市”

英国首相卡梅伦8月10日发表讲话,称政府和警方正在对骚乱行为进行反击,他承认,骚乱之所以发生,是因为英国社会“生了病”。

10日,卡梅伦在主持应对骚乱的第二次紧急委员会会议时表示,骚乱显示英国的社会出现了问题,因此“我们需要一次反击”。卡梅伦说,最近警方加强了警力部署,说明这样的反击正在进行中。

“我们已经看到了英国最糟糕的一面,不过我依然相信,我们也能看到伦敦最好的一面数百万伦敦人在Facebook上发言,支持警方,他们也加入到了清除骚乱的行动中来。”

“我们不能让这样的事情充斥整个国家,我们也不会允许在我们的街道上存在一种恐惧文化。”

“有人认为世界欠了他们什么,因此他们觉得自己的权利大于责任,他们也认为自己的行为不会带来什么后果,但后果却产生了。”

卡梅伦强调,今后英国应该树立一种更清晰的价值观,如果有人敢逾越这条红线,就将受到严厉惩罚。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